钱睿涵

打爹骂娘,随地大小便,四处游荡,……,就是他,十里八乡那儿有红白事就少不了他的身影。今夜,他在这儿等谁?也许等喇叭吹响,等鞭炮震天,等一场雪花飘落,朔风凛冽,家里的母亲想起他,四处打听下落,然后将其领回家。他是婆婆掌心的雷神,断送了做人的根基,如今往后只能莲花腚下。他是姥爷手里的拐杖,和平年代放下枪,习惯了手间须臾不能闲着,一个老革命拄着他奔向前方。……

评论

热度(6)